成为知性有趣的人

01.


莫言小说中有不少叛逆的女性形象,她们释放自己的欲望,敢爱敢恨,丝毫不虚伪做作。就像莫言本身,即使知道采访出来的话会被人批判,他还是说了出来。

他说:

原来人的奋斗是为了生存,现在,人的奋斗是为了享受:原来,人的感情是高粱酿出的酒,没有杂质,而现在,都是往酒里兑水,十分寡味。文明越发达,人的感情中惨的假水就越多,包括最值得称颂的爱情,都惨有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假水!

如果迎着历史的长河上上溯,就会发现我们的祖先要么爱,要么恨;爱,爱的坦白,爱得粗陋,爱得火辣辣不掩饰;恨,恨得狭隘,恨得暴烈,恨得目眦皆裂!爱,就是为了爱;恨,就是为了恨;复仇,就是为了复仇!人,在原始力的驱动下,心胸荡荡如天地宽阔。

莫言,敢说,敢写,他的思想开放,喜欢表达野性。在未了解莫言的个人生活之前,或许有人会猜测他的生活应该和文字一样奔放。实际上,作为一名成名较早的文学大师,莫言在家庭方面一直过着相当传统的生活。

02.

莫言有着传统的婚姻观:先成家后立业,爱就追求,心中只有一个人。

少年时期的莫言,因为时代的特殊,只上了小学就结束了教育生涯。经历了漫长打工生活后,他在20岁的时候当上了一名兵。当厂工时,他就暗恋着现在的妻子杜勤兰,因为家庭贫困,一直没能告白。直到当兵后,才觉得“有资格”向她提亲。

幸运的是,杜勤兰也是好女人,她不嫌弃莫言穷,长相一般。莫言当兵,她就在老家照顾老人孩子;莫言成名后,她就当起了全职主妇,一心一意支持他的写作生涯。两人婚后的唯一女儿是莫言的掌上明珠。

八十年代,杜勤兰怀了二胎,但当时莫言要提干,她便将二胎流了,这件事让莫言很愧疚。后来他因红高粱成名,身边有围绕着条件更好的女性,他却毅然将在老家妻子女儿接到北京,打消了很多潜在“追求者”的念头。

很多人都说,莫言成名了,却一直没抛弃只读了两年书妻子。而莫言却说,我的成功不在于写作,而是有个幸福的家

早年的山东人特别大男子主义,女人不能和男人同席。正因此,才显得莫言对妻子的尊重。他成名后大大小小的场合,只要有妻子杜勤兰在场,必定是和他同起同坐、同进同出。刚开始杜勤兰还不习惯,但莫言始终如一。

莫言的文字虽然辛辣开放,感情波涛汹涌;但他一直秉承着中国家庭传统。面对众多世俗诱惑,他选择避而不见,只守着发妻,几十年如一日地过着朴素的生活。就如他所说的那样,感情纯粹,爱得坦荡。

03.

像莫言这样的名人,实在太少,最典型的还有周润发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周润发在影坛如日中天,1986年也正是他的事业高峰,而他却在此时与陈荟莲结为夫妻。

周润发与陈荟莲交往时,一开始并没有结婚的打算。陈荟莲对此也心知肚明,但她仍全心全意地对周润发好,陪同他出入拍摄场地。突然有一天,周润发对她说:“不如我们结婚。”没有鲜花美酒,甚至他说完后就回去洗澡了。陈荟莲答应之后,没几天他们就去注册了,外界直到第二年他们办喜宴才知道他们结婚的消息。

和周润发合作过的众多女星相比,陈荟莲几乎可以说黯然无光,她长相普通,也没有什么可以说道的才华。

1991年,在陈荟莲即将生产时,因为意外导致胎儿夭折。这件事对夫妻俩打击非常大,周润发在悲痛时,仍顾忌妻子的感受,孩子夭折对女人打击更大,他毅然辞掉了手头的工作,专心陪妻子度过难关。

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,外界的诱惑,加上女人生育上的“不幸”,或许早早就选择离婚了。

在周润发结婚的前几年里,不少人也这么猜测着。后来他们没离婚,一直成双成对出入各种场合,别人又猜测周润发是因为陈荟莲新加坡首富之女的身份而不抛弃她。

周润发和陈荟莲则用30年朴素的生活,洗清了当年的流言,证明了他们的确是灵魂伴侣。

周润发说:

外貌漂亮的女性我见多了,看得多了,也就觉得平常。而我现在选择女友的条件是内心的美,以内内心的美更难得,更重要,也更吸引我。

别人都只看到陈荟莲相貌一般,没有才华,甚至没有生育。只有周润发,目光越过了种种,看到了陈荟莲那颗金子般的心。他们就像童话故事一样结合,反过来也看出,周润发并非俗人。

在今年10月份,周润发计划将自己的全部财产捐献给慈善,约人民币49亿元。他说,这些钱不是我的,只是我暂时保管。陈荟莲帮忙建立了机构,全力支持他的慈善计划。

不在乎名利,不在乎金钱,不为世俗纷扰所动,一生一世一双人。

在婚姻上,莫言和周润发是一类人。

境界越高,格局越大的人,就越尊重传统,越珍惜伴侣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chuaiqian.cn/post/126.html
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,请随意打赏